数字人民币试点进展如何?解码央行数字货币全景解读

qer1232024-07-07 10:16:4814

【编者按】今年数字金融最热的关键词是数字货币。从顶层设计到地方试点,一年多来数字人民币进展如何?用户认知度有多少?将如何影响市场机构?存在哪些困难和挑战?12月8日欧易交易所,北京商报、北商研究院出品的《解码央行数字货币》正式发布。从地方试点、监管、个人、支付、机构、场景、资本市场、清算、跨境、全球化等10个维度出发,全面解码央行数字货币,并对后续走势进行分析预测。

图片

随着我国数字人民币开始试点,“假货”趁着公众对央行数字货币测试阶段信息模糊,趁虚而入。假数字人民币钱包闪影背后,表明数字人民币时代仍面临防伪打假难题。此外,数字人民币创新必须伴随着监管与规范同步推进。今年10月23日,央行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首次将人民币数字形态写入“顶层设计”,为数字货币发行提供法律依据。相关立法条文和监管框架正在酝酿之中。未来数字人民币发展与监管如何兼顾,便捷与安全如何平衡,也在这个创新事物的起步阶段埋下疑问,监管与市场需要在实践中共同寻找答案。

“李鬼”趁机而入

“我们发现市场上出现了假冒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近日一场引起轩然大波的活动上表示。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数字人民币尚处于内部封闭试点测试阶段,数字人民币系统尚无正式上线时间表,真正的数字人民币尚未正式发布,而“假冒”却趁机而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揭开真相,11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央行数字货币,发现不少伪装成数字人民币的链接已“404”,提示您访问的链接不存在等,但仍有一些“滑鱼”在网站、社交平台上闪现。这些链接或二维码大多打着央行数字货币的旗号,实则在为各类软件分流流量。

值得注意的是,“李鬼”在社交平台上的蔓延更为明目张胆。北京商报记者在某社交网站上搜索发现,多名用户贴出了二维码邀请码,页面显示“我正在使用‘D迅’赚取央行数字货币(DC/EP),快来和我一起看新闻赚数字人民币吧”。记者按提示注册后发现,该软件在应用市场无法搜索安装,安装源下载也没有告知应用源是否符合移动端安全审核标准。同时,在浏览器中下载App时,需要同意软件读取存储卡内容、通话状态、访问精准位置信息、修改或删除SD卡内内容等权限。这些权限都以“折叠”方式显示,如果不点击,可能会不小心精准暴露隐私。

警惕网络诈骗风险

“假钱包利用了数字货币测试阶段公众对信息的不了解,一些骗子会冒充自己有数字货币钱包,以骗取钱财。”面对数字人民币“假货”趁机而入,复旦大学张江研究院教授、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俊如此表示。

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主任孙阳进一步提醒,公众应从银行或者政府渠道获取数字人民币推广试点的信息,数字人民币不会升值。如果一个央行数字货币宣称能实现XX%的年化收益,那一定是假的;央行数字货币不需要获取用户的银行卡和密码,如果需要输入卡号和交易密码才能开立数字人民币账户,那一定是假的;数字人民币相关的App下载,一定会通过政府、银行、应用商店等官方渠道分发,如果现在有人通过其他网站链接安装,那一定是假的。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是最早研究数字货币的国家之一。央行于2014年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并于2017年底组织部分商业机构联合开展数字人民币体系研发。经过多年酝酿,数字人民币终于在今年试点亮相。在引起足够关注的同时,其需要面对的挑战也引发了监管部门和市场的警惕。

“我们的数字货币账户还没有经过大额交易的检验,所以在面对网络诈骗的风险的时候,我觉得还是稍显不足。”孙杨说。

陈文俊指出,央行数字货币正式投入使用后,最大的风险就是钱包被黑客攻击,即密码被不法黑客破解,货币被盗。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进一步表示,目前需要关注的风险主要是技术加密风险和欺诈问题。数字人民币在支付方面的加密链技术研究将是未来要面对的巨大挑战。不同于比特币应用的区块链技术,场景的复杂性对数字人民币的应用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技术水平不是很先进,就很容易受到黑客攻击。

专家建议加快立法和技术建设

为应对风险考验,确保数字人民币的安全稳定,我国监管部门仍需付出更多努力。近日,央行行长易纲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尚处于起步阶段欧易交易所,需要制定复杂完备的法律和监管框架。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0月23日,央行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首次将人民币的数字形态纳入其中,规定人民币包括实物形态和数字形态,为发行数字货币提供了法律基础;同时,《征求意见稿》还提出了一系列防范虚拟货币风险的禁止行为: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制作、发售代金券和数字代币,以替代市场上流通的人民币。

对此,马代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晓睿指出,上述修改一方面明确了数字人民币的法定地位,为数字人民币的推行提供了法律依据,另一方面则强调了其他虚拟货币的非法定地位,这与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监管精神相一致。王红英进一步指出,数字人民币尚处于试点阶段,尚无明确、详细的法律规定对其进行规范,建议在当前数字人民币发展过程中,推进立法进程。

除了加快立法,业内人士认为,技术建设、人才储备、系统可靠性、解决方案成熟度、场景适配、用户体验等也是监管部门需要关注的重点领域。

孙阳指出,“如果要把区块链运用到数字货币上,需要投入更多专家吃透区块链技术,吸取其精髓,形成自主可控的区块链技术平台;央行数字货币监管平台和团队尤其可以加强场景、消费流程等专业知识的补充,这可以帮助监管团队理解数字货币消费数据在场景中的含义和意义,有助于更好地监管数字货币的使用。”

王红英进一步表示,当前央行数字货币金融科技人才存在一定滞后,未来数字货币的发行需要更多人才深入加密技术,在复杂的应用场景中不断检验。目前金融科技储备严重不足,需要与各级头部第三方数字支付公司合作,加强数字人民币的风险管控。

谈及监管层面需要做的工作,陈文军指出,监管部门需要加强风险防范,防止黑客入侵;此外,还需要保护好与数字货币支付相关的个人数据、政府机密和商业机密。“央行数字货币的平台系统要经过大规模并发交易的测试,TPS(电子数据处理系统)要足以应对广大民众的海量支付。安全性和效率缺一不可,普通民众会拒绝体验不好的支付方式。央行数字货币有一定压力,没必要争第一。系统可靠性、成熟方案、场景适配、用户体验都是当前测试的重点。”陈文军说。

记者:孟凡​​霞、马頔

责任编辑:胡可

本文链接:http://www.chuangkn.com/?id=783

数字货币的平台

阅读更多

网友评论